独孤皇后剧情介绍

1-6集
独孤皇后剧情介绍

独孤皇后第1集剧情介绍

  

  北周初年,南北坚持,三分全国,战乱动乱。时北周大冢宰宇文护操纵朝政,扶立堂弟宇文毓为傀儡皇帝,又大肆根除异己,刚愎自用,朝野表里怨声渐起。而民间百废待兴,为巩固政权,朝廷大力推广释教,每年举办隆重的浴佛节,是长安城一年之中最热烈的一天。浴佛节上,随国公长子杨坚与其三弟杨瓒、四弟杨爽前来礼佛,偶遇女扮男装在街上派米施舍的卫国公七女独孤伽罗。此刻伽罗正用力拽下放置在米架上的米袋,米架被拽得杂乱无章马上就要倒掉,伽罗却只顾着拿米袋并未发现已身处风险之中,仍是杨坚眼疾手快把她救了出来,两人的初度邂逅就此注定了终身的缘分。杨家兄弟赏识伽罗的好心,所以一同协助伽罗派米,救助贫穷大众。

  宇文护的大令郎宇文会与其一众护卫押着几个监犯路过,见浴佛节上有很多美貌女子,登时色心大起,当街强抢民女。爱打抱不平的伽罗看不过眼,顺手拉过一匹马就追了上去,杨坚怕她只身犯险也随后拿了两个面具跟上。两人一同盯梢来到宇文会的别院,伽罗去放火引开世人,杨坚闯进屋子三两下就治服了宇文会并罚他自扇耳光谢罪。宇文会尽管不知道面具之人的实在身份,却暗暗记下了他戴在腰间的玉佩。趁杨坚不备时宇文会拿起匕首想背面行刺,被随后赶到的伽罗阻挠。被救的女子对伽罗和杨坚千恩万谢,伽罗此刻也康复了女儿身,亲身向杨坚证明行侠仗义不只需大老公才干为,杨坚一时竟看呆了,待想起问芳名时伽罗已拂袖而去。

  宇文会由于行事过火张扬被父亲宇文护经验,假如由于宇文会的一时忽略被独孤信找到他押送的两个监犯宇文护就完了。在朝中敢和大冢宰宇文护刁难的只需赵贵和独孤信,楚国公赵贵身为太傅虽无实权但威望颇高,卫国公独孤信身为大司马在军中更是无足轻重,这次独孤信更是查到了宇文护的铸钱上,属下主张宇文护尽早除之方可安心。宇文护遂叮咛萧佐赶快找出错处乃至不吝惹是生非,好让独孤信死得理直气壮。

  独孤信和赵贵本欲借这次找到的人证扳倒宇文护,可人证遽然消失让我们一时措手不及。赵贵主张直接除去宇文护,但宇文护实力巨大,假如兵出无名成果不行幻想,独孤信主张从长计议为佳。赵贵气愤独孤信的妇人之仁拂袖而去,独孤信之所以不同意赵贵的主张是由于查宇文护的目的并非要杀他,只想实在的罪证扳倒宇文护。属下主张独孤信在寻觅依据的一同也应该撮合像随国公杨忠这样的实力,独孤信也正有此意,计划让伽罗和杨忠长子杨坚联婚。

  杨坚业已成人新近又领了官职,父亲杨忠认为他是时分成家立业了,告之他与独孤伽罗成亲一事,杨坚心中却想着之前那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仅仅还不知道她便是伽罗。杨坚去寺中取他和伽罗的生辰八字,经测算两人乃天作之合,可杨坚仍是快乐不起来。正出门时与陪母亲来寺中上香的伽罗擦肩而过,待杨坚回过神来反身回去寻觅时却再次与伽罗坐失良机。伽罗母亲是来寺中为伽罗求姻缘签的,可伽罗心中还放不下鲁国的宇文邕,尽管他已娶了北方地区的公主,与伽罗再无或许。心境欠好的伽罗单独去酒馆喝闷酒,还当场戳穿了几个专门骗钱的骗子,并与骗子们打成一处,路过的杨坚再次出手救下伽罗,还要来醒酒汤静待伽罗醒来。可当他再次问询伽罗名字时又被伽罗搪塞曩昔。

  相亲的日子到了,原本垂头丧气的杨坚一见到伽罗的身影马上来了兴致,两人在两边父亲的介绍下才得知了对方的实在身份,杨坚喜上眉梢,伽罗却开宗明义提出了自己对另一半的期愿,那便是予一世诚心,共一人偕老。

独孤皇后第2集剧情介绍

  

  伽罗本想用永不纳妾这个过火的要求吓退杨坚,却没想到杨坚居然爽快地容许了,许诺只需有绝无仅有的伽罗一人此生就称心如意了,让伽罗很是意外。宇文护得知独孤信和杨忠两家联婚,暗自策画这两人手中皆握有重兵,假如就此联起手来,那么日后自己的日子必定不会好过,遂下定决心要加速除去独孤信的脚步,让他凶事喜事一同办。

  转瞬便是杨坚纳征的日子,杨坚带着聘礼来到独孤贵寓,伽罗的姐姐独孤王后也来到贵寓,要亲眼才智下杨坚的本事才敢将生性不羁的伽罗托付给杨坚,伽罗亲身上阵与杨坚较量鼓动,两人你来我往武功平起平坐,终究打了个平手,伽罗也在交锋的过程中对杨坚逐步生了好感。杨坚更是当着一切人的面确保此生只爱伽罗一人永不纳妻妾。

  宇文护成心在这一天设宴假意约请独孤信和赵贵一同过府面谈,独孤信深知宴无好宴,此行必定阴险又不得不去,向夫人细细叮咛一番后与赵贵前往宇文府中。公然宇文护醉翁之意不在酒,借谦虚请教之名成心套两人的话,性质正直的赵贵不管独孤信的连连阻挠,张口直言了宇文护的十宗罪责,并借着酒劲儿说出了宇文护假如再不悔改就要杀了他的话,被宇文护抓住了凭据,再加上之前已打通赵贵手下的谋士萧佐,假造了一份赵贵密议杀戮朝廷重臣的依据,就此给赵贵安了一个谋逆的死罪,并不管独孤信要求进宫面圣、青红皂白应由秋官府大司寇审理天王确定的法理,在自己的白虎堂上私自处死了赵贵。还诬害独孤信为知情不报的同党,将他也关进了天牢。

  宇文会随后奉父命前来卫国公府要抓走一切人一同治罪,伽罗母亲见势欠好急速让杨坚带着伽罗悄悄从后门逃出,总算保全住了一人,其余人等皆被抓走关押,连王后阻挠不了,气得当场晕厥。

  伽罗与家人爱情深沉一向闹着要去救人,杨坚见阻挠不住只得经过熟人先带伽罗来天牢看望父亲独孤信。独孤信告之两人宇文护打通赵贵谋士萧佐陷害嫁祸并被当场处死的现实,料定宇文护也不会放过自己,叮咛伽罗无论怎么也要活下去,并将女儿慎重托付给杨坚。独孤信还告知女儿宇文护私自铸钱牟取暴利,并借构筑古刹贪污腐化,还私藏了一大笔建国资金,假如他们有时机必定要彻查此事,由于只需抄获依据才干扳倒宇文护一党。

  宇文护除去了两个心头大患还不算,叮咛宇文会要斩草除根,掘地三尺也要把逃走的伽罗找出来。宇文会马上带人来到杨府搜寻,本欲回家的杨坚见状马上带伽罗回身脱离到密林里躲了起来,却没想到他们的行迹被宇文会的手下发现,宇文会随后也带人追赶了过来。

独孤皇后第3集剧情介绍

  

  宇文会带人跟从杨坚来到了密林,杨坚与宇文会的风雨雷电四大高手过招,终究不敌被擒。伽罗听到洞外的打斗声,循声找去。宇文会逼杨坚说出伽罗下落,杨坚宁死不答。伽罗躲在树后看到悉数,心中既感动又愧疚。而另一边,杨爽遽然记起杨坚打猎时常去的山洞,杨忠当即率兵前去挽救。宇文会看到杨坚腰上的玉佩,遽然意识到浴佛节上带着面具经验自己的人正是杨坚。新仇又添宿恨,宇文会怒不行遏,举剑欲杀杨坚。伽罗心急,现身喝止了宇文会。伽罗愿用自己换杨坚一命,但宇文会不为所动,仍要杀了杨坚。危如累卵之际,杨忠和杨整、杨瓒带府兵赶到,及时救下了杨坚,并将伽罗同时带回杨府维护起来。

  宇文护尽管得知是杨忠出手救了伽罗,但鉴于其手握重兵决议先静观其变,只需独孤信的罪名必定,杨忠就算想保伽罗也不行能了。王后由于娘家满门被抓一事恳求天王救出岳丈,天王心里也清楚独孤信必定是无辜的,遂召见宇文护想替独孤信说情让宇文护放了他,但嚣张的宇文护底子置之脑后反以自裁相威胁,天王虽贵为一国之君,却仅仅一个傀儡皇帝,国中的大权一向握在宇文护手中,除了容许宇文护要将独孤信交由秋官司审理的要求外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一向在外征战的鲁国公宇文邕和高颎得知此过后也提早赶回,一面劝诫天王不要被宇文护牵着鼻子走,一面动用身边悉数联系为此事遍地奔波。宇文邕的夫人阿史那颂一传闻老公回来了就兴奋地跑来问好,还端上早已预备好的参汤,可宇文邕心思全在伽罗身上,底子顾不上理阿史那颂,这让阿史那颂愈加记恨伽罗了,过了好久宇文邕仍是对她记忆犹新。

  高颎随父一同来到杨府,他与伽罗从小一同长大情意深沉,找到伽罗并约好晚上老地方碰头,与宇文邕一同参议救人一事。晚上三人相见,伽罗将宇文护私铸劣钱牟取暴利,并借构筑古刹贪污腐化一事告之宇文邕和高颎,仅仅苦于手中还无依据,父亲也只说了找徐卓了解概况再无其他,并且伽罗不想由于自己的事拖累更多的人,仓促告辞离去。

  在宇文邕等人的尽力下独孤信一案得已公开审理,朝堂之上萧佐的证词漏洞百出,秋官府大司寇为人又刚强不屈,当庭指出假如独孤信和赵贵两人密议谋反是不行能经过信件往来的,杨忠也供给了萧佐在短时刻内敏捷由债款缠身变成家财万贯的头绪,萧佐在宇文护的授意下佯装羊癫疯发生,审问只得间断。

  杨坚兄弟和伽罗一同在杨家焦急地等候,杨忠带回了好音讯,独孤信一案的昭雪或许性很大,我们才都松了口气。

独孤皇后第4集剧情介绍

  

  电闪雷鸣之夜,宇文护遽然带人前来天牢,还以私自翻开重犯牢门之罪将牢头处死,独孤信心知不妙。宇文护对独孤信威逼威逼,期望独孤信归顺于自己,但独孤信无惧存亡,回绝与宇文护同恶相济。一计不成宇文护又施一计,以全家人的性命威逼独孤信容许自杀,独孤信理解必定是萧佐的证词出了疏忽宇文护才决议杀人灭口,只需自己容许了就等于畏罪自杀,那么独孤一族的洁白就再难洗清了。宇文护见独孤信不肯就范,就指派手下马上勒死了独孤信,并假形成畏罪自杀的假象。

  窗外电闪雷鸣,伽罗被雷声惊醒心中顿觉不安,想去天牢探望父亲。杨坚不放心伽罗一人前去,便固执伴随。而另一边的鲁国公府,宇文邕和阿史那颂现已安睡。侍卫赶来禀告宇文护夜闯天牢之事,却被茜雪以夫人之命拦下,侍卫无法只得在门外大喊。宇文邕被惊醒,痛斥阿史那颂和茜雪贻误大事,仓促带兵赶往天牢。杨坚和伽罗已先行一步赶到天牢,却只见到了已悬梁自杀的独孤信。伽罗不由得抱着父亲的尸首痛哭不已,知道必定是宇文护所为,当即冲出牢房要为父报仇,被杨坚苦苦劝下。随后而至的宇文邕也已无回天之力。

  第二天的朝堂之上,天王和众大臣皆知晓了独孤信昨夜畏罪自杀一事,都不信任独孤信是自杀必定是宇文护所为。宇文邕更是坚持持续查案以还独孤一族洁白,天王借着宇文邕的话就势定下三日后重审此案。

  杨坚陪伽罗一同吊唁父亲独孤信,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抚慰伽罗刚强起来。此刻门外宇文护正派人纵火妄图毁尸灭迹,杨坚赶忙拉着伽罗脱离逃过一劫。宇文护又命属下搬运走了萧佐,杨忠从秋官府中刺探出了萧佐行迹并带领府兵追了曩昔,伽罗却剖析出此中必定有诈,请宇文邕帮助带兵挽救杨忠。公然杨忠一行中了宇文护的匿伏,正被围困之际杨坚伽罗和宇文邕带人前来,总算转危为安,但伽罗却在交战时被逼坠崖,杨坚为救伽罗也跳了下去。

  所幸山崖之下是深水潭,坠崖的两人总算保住了性命。但天色已晚,两人只能在崖下露宿,伽罗为拖累了杨家向杨坚抱歉,杨坚却无所谓,安慰伽罗即便没有她家的事也迟早会被宇文护估计。杨坚由于命有异格自幼就被送往寺中跟着师太云游四方,逐步养成了坚忍仁厚的性情,陪同伽罗的这段日子除了爱恋更是看到了伽罗的刚强,只恨自己能为她做的太少,许诺会尽己所能让伽罗依托,这些话让佯装入眠的伽罗备受感动。

  第二天一早,杨坚的弟弟们总算在崖下找到了他俩。父亲杨忠则先行上朝了,今天是重审独孤信一案的日子,但人证萧佐已失,宇文护不管杨忠等人的对立当场就要定下赵贵和独孤信的谋逆之罪,宇文邕以独孤信无实罪为由压服天王由满门抄斩改为放逐之罪。得知音讯的伽罗思虑好久,决议免除与杨坚的婚约,随家人一同放逐。

独孤皇后第5集剧情介绍

  

  伽罗被秋官府收押,家人们责怪伽罗意气用事,但伽罗却认为,一家人在一同才是最重要的。此刻,收到音讯的宇文邕赶来天牢见伽罗。宇文邕对伽罗旧情难忘,想纳伽罗为妾,以使伽罗免遭放逐,被伽罗断然回绝,不肯再承受做不到终身一世一双人的宇文邕。纵使宇文邕怎么标明心意,伽罗也不为所动,坚持与家人一同放逐。

  独孤家放逐之日,杨坚一向跟着放逐部队,一路为独孤家打点组织。谁知刚出城不久就遽然呈现了一队蒙面杀手,策马斩杀衙差和独孤家世人,一向跟从放逐部队的徐卓等人见状当即上前相助独孤家。杨坚眼疾手快从死去的衙差身上找出钥匙解开了独孤一家的镣铐,三方陷入了混战。伽罗的大嫂为老公独孤善挡下一刀后坠落山崖,伽罗的母亲也被刺中岌岌可危。临终之时,母亲叮咛伽罗不要报仇好好活下去,并把女儿的手交到了杨坚手上,本已受伤的伽罗受不了母亲亡故的冲击昏倒在杨坚怀中。受了重伤的独孤善叮咛杨坚为一切家人立碑,让他人认为他们都死了,并央求杨坚让伽罗隐姓埋名好好和他日子下去,不要告知伽罗自己还活着更不要让伽罗为家人报仇,独孤家的仇自己会去报。

  高颎告知了宇文邕独孤一家悉数惨遭毒手的音讯,宇文邕一时不能承受这个现实,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日借酒浇愁,阿史那颂和高颎合力苦心劝慰才稍有好转。宇文护也从属下那里得知独孤家只剩独孤伽罗一人的音讯,派人必须斩草除根找到伽罗杀掉。

  杨坚衣不解带地一向贴身照料身受重伤的伽罗,又叫来三位弟弟帮助敏捷传播出伽罗的死讯以保她安全无虞,并叮咛弟弟们暂时瞒住父亲。此刻伽罗已醒,听到杨坚的话不由感动落泪。伽罗的伤还没好就央求杨坚教自己练剑以求自保,杨坚再次慎重许诺定会维护伽罗终身周全,只愿伽罗先安心养好伤,劝慰她就算为了家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父亲杨忠仍是知道了伽罗还活着的现实,指出假死并非长久之计,杨坚借机提出迎娶伽罗的计划,成亲之后随即带伽罗脱离长安远走高飞。杨忠欣喜杨坚对伽罗的痴情和对独孤家的情意,忍痛容许了儿子的恳求。可当杨坚赶着马车回来接伽罗时,伽罗却已留下一封信件脱离。她觉得自己已是不祥之人,不肯再拖累杨坚,再次挑选了不辞而别。

  伽罗一个人悄悄回到被查封的家中,回想起与家人的点点滴滴不由痛不欲生。正好宇文邕和高颎也来此祭拜独孤家人们,伽罗身在暗处悄悄看着跪在灵位前的两人,她已决意与宇文护玉石俱焚了,不肯再现身拖累这些终究的亲友。

独孤皇后第6集剧情介绍

  

  晋国公府,赵越向宇文护引荐了几个新的钱商。宇文护忧虑新钱商不受操控,赵越表明自己习得了新的方术,定能让新钱商百依百顺。此刻宇文会来报,王后私自出宫为独孤家的亡者修墓立碑。宇文护带人前往墓地,责备王后不遵法度,而王后则全然不惧宇文护,两人一同来到天王面前评理。宇文护强逼天王下旨废后,但天王为维护王后鼓起勇气顶嘴宇文护,乃至乐意抛弃王位。谁知宇文护竟以太祖之名扇了天王一巴掌。终究,宇文护罚王后禁锢佛堂三月,王后气极吐血。宇文护见王后命不久矣,便命宇文会写信让自己的外甥女云婵前来长安为参选新王后做预备。

  伽罗一向匿伏在宇文护上下朝的必经之路上私自调查刺杀的时刻地址,并将箭头悉数涂上磷粉,策画着只需剑一射出磷粉就会遇热焚烧,就算不能直接烧死宇文护也必会引起紊乱,到时自己仍能够趁乱杀掉宇文护。杨坚猜测出伽罗出走必定是要找宇文护报仇,便一向跟在宇文护左右,以便维护随时会呈现的伽罗。徐卓等人也一向在私自盯梢宇文护清查依据,徐卓知道杨坚是最初放逐路上救走伽罗的人,也叮咛手下人同时跟着杨坚以防意外。

  宇文邕由于牵挂伽罗再次来到了独孤贵寓,不想却偶遇了躲在这儿的伽罗,看到伽罗还活着宇文邕喜极而泣,可伽罗却成心恶言相向赶走了他,目的便是让宇文邕断了对自己的念想。失落的宇文邕回到家中,开端把目光转向一向倾慕自己的阿史那颂。

  预备稳当的伽罗总算向宇文护出手了,却无法宇文护侍从很多,没几下便负了伤。一向跟在宇文护左右的杨坚和徐卓马上出手相助救下伽罗。杨坚让徐卓带伽罗先走自己留下保护,却因势单力薄被宇文护抓了起来。宇文护封闭了杨坚刺杀自己的音讯,只命人告诉杨坚的父亲杨忠,心中策画着一场好戏又行将演出。

  伽罗总算见到了父亲口中所提的徐卓,并从徐杰出的叙说中理解了他与父亲的根由和与宇文护的仇视,责问徐卓为何不直接杀了宇文护报仇。徐卓坦言伽罗采取了一种让敌人最爽快的死法,但这并不是独孤信和徐卓所求,他们要找到确凿的依据让宇文护受刑。并且杨坚为了保护伽罗很或许已落入宇文护之手,叮咛伽罗不行再鲁莽行事,不管怎样先养好自己的伤再说。

  得到音讯的杨忠只带了二子杨整来到白虎堂,宇文护托言杨坚是受杨忠指派拿下了父子二人,目的用亲情逼杨坚说出真实的暗地指派。杨坚不忍父亲与兄弟因自己遭受痛苦,承认是自己要给伽罗报仇雇人刺杀宇文护的。宇文护听闻佯装一刀就要成果杨坚的性命,二弟杨整为救大哥关键时刻说出了伽罗未死的实情。宇文护得到了满足的答案,将父子三人关押了起来,只等着伽罗自己找上门来。伽罗得知杨坚因刺杀罪行将被问斩的音讯,懊悔自己拖累了他。徐卓马上集结一切人马预备挽救,并向伽罗确保会将杨坚完好地带回到伽罗面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