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们还年轻剧情介绍

1-6集

趁我们还年轻第1集剧情介绍

  

  菲林公关有限公司,于总大发脾气问责策划人,员工们都低头不语,樊书臣开口建议于总先安抚好客户,方案的策划人史唯聪还没到场。樊书臣偷偷给史唯聪发信息说于总大发雷霆的事,史唯聪是他从小到大的死党,他必须要维护。

  史唯聪抱着一大堆方案来到会议室,于总正要发火,樊书臣解围说其实这个案子无论谁来做都要背锅,所以不能完全怪到史唯聪及其团队头上。事已至此,于总只能按照樊书臣的提议来做,他就给了樊书臣和史唯聪24个小时来解决这次公关危机。

  回到办公室,樊书臣给团队的人布置任务,史唯聪傻站在一边,他就要史唯聪赶快去联系李泱泱。此时李泱泱在基友们的群里发了一段求助的语音,希望在北京找到一位可以马上接受采访的大拿。基友团体四人组还有一位是纪绚丽,她现在在水疗馆工作,他们四个人都是从高中就在一起的好朋友。

  菲林的大厅里,樊书臣刚解决完闹事的客户,项目二组新来的林子渝就跌跌撞撞跑过来差点撞到他。得知林子渝是项目二组的新人,樊书臣就拉着她到办公室去干活,她可是二组的免费劳动力。这边史唯聪他们在咖啡馆里聚会商量李泱泱采访的事。史唯聪拿出樊书臣的计划来要李泱泱照做,只要她拿着这幅画参加晚上的慈善晚宴并让何先生拍下,那专访的事就有希望。

  会议室里,樊书臣控场将网络数据和市场调查分析给之前闹事的客户们听,整个公司的女员工都围在外面偷看,她们被里面的樊书臣迷得颠三倒四。忙完会议室里杂活的林子渝没事可做,她就打开会议室的门推开那些女员工离开了。一组的组长拉着二组的组长去樊书臣那里鸣不平,因为二组来了一个大美女,可他们一组全是男的。樊书臣开玩笑要把一组组长调去史唯聪那里,一组组长不愿意,但二组组长郑旗却恨乐意。

  郑旗拿着文件到厕所去找史唯聪签字,史唯聪还蹲在厕所里跟女朋友聊天。拿到签字文件后,郑旗有些无语,因为史唯聪整个一不修边幅的样子大摇大摆从办公室走了出去。史唯聪和女朋友范天天在外面约会,她又要求加名字到房产证。为了这件事,史唯聪晚上把好基友们约出来商量对策,他有心加女朋友名字,可爸妈不同意。三个好朋友不仅不出谋划策,还火上浇油。

  史唯聪本想跟爸妈说房子加名字的事,可他话没开口,妈妈就给了一个游戏机和一笔零花钱,他马上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去了。公司里,樊书臣下班时发现林子渝的位置电脑还开着,他有些好奇就走过去看看情况,果然她也还没下班而是在咖啡间换桶装水。樊书臣本想帮忙换水,没想到他的力气还比不上林子渝,她一个手就把桶装水给换上了。

  次日,樊书臣到场地查看情况就发现工人们束手无措,林子渝一个人忙活。史唯聪带范天天回家跟爸妈商量结婚的事,他爸妈不同意加女方名字,气得范天天摔门而出。回公司的路上,樊书臣见林子渝一个人拖着大口袋,有些心软他就停车带她一起回去。嘴硬的林子渝说她虽然是个新人,但以后有了经验就会处理好突发事故。樊书臣觉得好笑。

趁我们还年轻第2集剧情介绍

  

  回到公司,樊书臣大发脾气,要求项目组的人把啤酒节的策划案拿进去。郑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灵机一动,拿出去年的策划案要林子渝送进去。林子渝小心询问樊书臣是不是他们组出了什么问题,樊书臣要她多跟着史唯聪学习。这时候史唯聪气冲冲走了进来,不由分说质问樊书臣为什么拿走二组的案子,接着又光火的把手上的资料都扔到林子渝脸上。

  公司的食堂,林子渝冲到樊书臣面前,质问他为何要让她把啤酒节策划案拿出来,弄得现在她被史唯聪误会。樊书臣没有回答,林子渝就接着问他就是这样把当初入行的师傅逼走再抢其他组的案子吗。樊书臣没有回答林子渝的问题而是说她这种性格在菲林根本待不下去,云云急忙她拉出去劝解,劝林子渝好好学。

  李泱泱打电话要史唯聪扮演一回她的男朋友,史唯聪正手忙脚乱就要她去找樊书臣。李泱泱正在咖啡厅跟纪绚丽吐槽杂志社酒会的事,觉得她不带一个男朋友过去肯定会被其让他人嘲笑。这时候一个中年大叔过来搭讪纪绚丽,李泱泱三言两语把这个男的赶走了。李泱泱把樊书臣和史唯聪吵架的事说了出来,纪绚丽就分别打电话劝他们以和为贵。

  工地上,之前的工人们闹罢工要加工钱,樊书臣直接找了一群新的师傅过来接替,可这些闹事的工人却说他们早就不想跟菲林干了,博曼那边不知道比这边强多少。

  杂志社里,李泱泱听到两个嫉妒自己的同事暗中说自己坏话。李泱泱什么也没说,她铁青着脸离开了。晚上聚会时,同事们嘲笑李泱泱找不到男朋友单独赴酒会,李泱泱带着纪绚丽过来。得知纪绚丽是自己最爱去那家水疗馆的经理,主编这才明白每次过去受到礼遇都是因为李泱泱的缘故。

  公司里,二组的人忙完后准备回家,林子渝有些不放心就问同事史唯聪和樊书臣的事该怎么办,同事就说那两位经常这样不用在意。果然,史唯聪在厕所里练习道歉的时候,樊书臣就在外面等他。

  啤酒节这边,演出中途忽然发生意外全场停电,现场的观众们吵闹起来,留守的樊书臣就带着人到后面去查看情况,没想林子渝已经和维修师傅将电路修好。啤酒节庆功的时候,林子渝和樊书臣道了歉,但她还是不喜欢他一副被诬陷还委屈巴巴的样子。樊书臣苦口婆心教导她新人和职场的规矩,她以后还要多磨练。

  樊书臣他们四个在一起聚会的时候,史唯聪忽然就插嘴说他老妈终于松口了,多亏了李泱泱。纪绚丽要史唯聪闭嘴,史唯聪不小心就把葛一寒的名字说出来,气得她早餐都不吃就走了。李泱泱出去追纪绚丽,樊书臣就数落史唯聪哪壶不开提哪壶。

  云云把博曼抢走一组纯秀案子的事告诉了樊书臣,他很愤怒就要联合史唯聪回击。于总知道后不同意樊书臣去抢回案子,他不想惹麻烦上身。虽然于总不批钱,但樊书臣还是准备抢回这个案子。云云担心没钱找人画会场图,林子渝就自告奋勇说她来画会场图。云云悄悄把于总即将升职的事告诉樊书臣,她担心纯秀的案子弄不好会得罪于总,但樊书臣却说一切放心。

趁我们还年轻第3集剧情介绍

  

  公司外的露天咖啡馆中,樊书臣坐到林子渝旁边吐槽博曼抢纯秀案子的事,林子渝开导她说如果是棋逢对手那就一拼,但如果是不值一提就没必要计较了。樊书臣说博曼既是棋逢对手又不值得一提。林子渝劝慰樊书臣肯定能成功,只要做到第一。

  史唯聪告诉樊书臣,纯秀真正的老板是穆总的夫人姚总,最近刚生产完在家休息。樊书臣要史唯聪到了纯秀见机行事,但现在史唯聪要跟纪绚丽道歉,史唯聪知道他得罪了纪绚丽,他只好求李泱泱去帮忙说情。李泱泱去水疗馆找纪绚丽,她们都商量着要给史唯聪一点教训。说完史唯聪,李泱泱就真心劝纪绚丽远离葛一寒,免得受伤。

  到达纯秀公司后,樊书臣进去找穆总,可穆总根本不见他。樊书臣和史唯聪去了姚总坐月子的医院,他们本想找机会跟她见面谈话,可根本没有机会。回去的路上,史唯聪自作聪明的猜测是不是姚总的孩子得了白血病需要博曼的老总捐骨髓,所以纯秀才会跟博曼合作。樊书臣觉得不可能。

  樊书臣四人回到学校附近的餐馆吃早餐,得知樊书臣和史唯聪忙的是纯秀的案子,李泱泱就说上次那副画就是被姚总高价拍走的,纪绚丽也说姚总为了女儿的事不管公司,所以穆总才会把持公司。樊书臣要她们想办法跟姚总见一面,李泱泱就说她可以借画的事约姚总出来,到时候他提前十分钟过去自我介绍。

  咖啡厅里,姚总因为看到老公出轨想要离开,可樊书臣却过来跟她说纯秀的案子,姚总说她没有时间必须提前离开,但他死缠烂打,她就给了菲林一次机会。等姚总走了,樊书臣才发现她急着逃走是因为穆总带着女伴在咖啡厅里,她是受不了才会离开。李泱泱知道穆总出轨后气不过,她乔装打扮后混进男厕所蹲到穆总并狠狠教训了他一顿。

  菲林这边,一组和二组的人忙着做纯秀的策划案,史唯聪跟樊书臣建议不用找女模特而是用创意取胜。史唯聪的策划案让樊书臣头都大了,没想到林子渝也快疯了,她还在画会场的布置图。樊书臣去会议室看林子渝的进展,她一边画一边说现在化妆品对女性来说不再是悦人悦己,而是一种伪装的武器。按照林子渝的创意,她将纯秀的新品发布会定义为重生。

  次日一早,樊书臣和林子渝带着新策划赶去纯秀参加竞标。博曼的人为了跟樊书臣抗衡准备招洛宗良进来,可总裁不同意。能重新拿下纯秀的案子,樊书臣就说这次多亏了林子渝。李泱泱得知史唯聪跑去画家那里就很是无语,为了补他捅的篓子,她直接去杂志社找同事帮忙。在李泱泱的帮助下,画家答应做菲林这次纯秀案子的艺术顾问。

趁我们还年轻第4集剧情介绍

  

  纯秀发布会成功后,林子渝就送了一份手工礼物给樊书臣作为谢礼,她感谢 他给她这个机会采用她的创意。发布会结束后,史唯聪悄悄问林子渝要不要去调去一组,但她拒绝了。林子渝跟一个神秘人联系,她已经进入菲林了。这个神秘人挂掉电话后就说所有棋子已经到位。

  菲林会议室,于总宣布三个月后就要到香港总部就职,总部会重新挑选新的总裁。随后于总把樊书臣叫到天台谈话,他看好樊书臣和史唯聪两个人,这些年多亏他们才能跟博曼抗衡。

  在二组的会议上,史唯聪郑重其事的要求务必努力,这次把利润率给拉回来。郑旗质疑之前提供的三组明星,对方一个都没选,点名要奚梦瑶,可是二组的人和奚梦瑶之间有没有横向联系,这就成了问题。史唯聪要求排除万难,务必请来奚梦瑶,并把这一任务交给了郑旗。

  卫生间里,于总说起总部的意思是要在史唯聪和樊书臣里面选一个,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选不出来,所以想让史唯聪和樊书臣自己选。史唯聪表示他和樊书臣都不介意,所以就由于总来选。

  林子渝忧愁该怎么请奚梦瑶来参加活动,林子渝在朋友圈发消息求奚梦瑶的联系方式,他们公司想要请奚梦瑶出席活动。她和同事去陈列室听讲座将意外发现了樊书臣和奚梦瑶的合作,林子渝立刻到办公室找樊书臣,为难的告诉他二组有个活动,客户指名要奚梦瑶。樊书臣立刻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他翻出手机通讯录,痛快的让她看奚梦瑶经纪人的电话。林子渝开心地立刻和奚梦瑶经纪人取得联系,对方表示日程安排上没有问题,林子渝这才吃了一颗定心丸。

  姗姗带纪绚丽去一家餐厅吃饭说要看帅哥,前男友葛一寒出现在纪绚丽酒店成为日料主厨,纪绚丽大受刺激,手里的化妆盒也失手跌落在地。

  下班后,林子渝见已经很晚不好打车就拜托云云姐送她回去,樊书臣听到后有些失落。这时候李泱泱打来电话,樊书臣得知葛一寒竟然回来后就赶紧联系了史唯聪,接到电话的史唯聪丢下范天天推门而出。樊书臣和史唯聪驱车赶来,在路上两人商量,纪绚丽面对着葛一寒根本没有抵抗力,必须想办法逼走葛一寒。

  夜店里,纪绚丽喝多了拿着酒瓶站在桌子上发酒疯,李泱泱正发愁的时候,樊书臣和史唯聪赶来了,樊书臣李泱泱纷纷劝她却毫不起效。听着纪绚丽自怨自艾,樊书臣突然表情认真的说喜欢纪绚丽,听得旁边的史唯聪和李泱泱一惊一乍的。邻座的陪酒妹仗着酒吧老板在就故意找事说什么人都敢称女神,气得李泱泱和樊书臣就上去理论,最后推了人跑路。来到停车的地方,四个人一起说说笑笑,一整夜过去了,他们在河边呆了一夜。

  樊书臣到公司就发现林子渝在座位上加班一夜睡着了,他走过去叫醒她,可她却着急要回家一趟,于是他就顺路开车送她回去。在一组,月樱得知成立庆典预约的那位明星临时受伤不能赶来,六神无主的月樱拨打樊书臣的电话却打不通。她决定走一步算一步,先找关系好的明星来救场。她想到了奚梦瑶,对方很爽快的答应前来救场。

  史唯聪的爸妈在公园里遇到了范天天的妈妈,因为房子的事,他们闹得不愉快。等史唯聪下班回家才发现未来岳母来了,一问才知道范天天要半个房子是她自己的主意。岳母教训范天天不该这么拎不清,范天天就哭着说这是为了她们娘俩着想。见范天天跟岳母吵了起来,史唯聪气得就跟爸妈说要划清界限。

趁我们还年轻第5集剧情介绍

  

  樊书臣听说林子渝经常做噩梦就把他的幸运物送给了她,她感动之余收下了这份礼物。另一边,葛一寒到纪绚丽上班的地方守株待兔,她想到朋友们说的话就趾高气扬从他身边走过,并说了一句清明快乐,弄得葛一寒目瞪口呆。

  菲林公司楼下,林子渝正准备跟着史唯聪去参加新品的活动,谁知一个电话打进来告诉她奚梦瑶不能过来参加活动了。史唯聪知道后很是生气,他要郑旗赶紧去找备用计划。与此同时在庆典现场,樊书臣惊讶的发现邀请的明星居然是奚梦瑶,他一问,月樱张口结舌。樊书臣担心这样一来,就变成了和二组抢人了,恐怕关系会闹僵。

  史唯聪在办公室大发雷霆,把林子渝骂的狗血淋头,训斥她做事不周全。林子渝内心万分委屈。随后,林子渝去送材料,她才电梯里遇到了樊书臣,他本来想跟她说话,可她却铁青着脸不想搭理他。

  史唯聪下班的时候被博曼的老总派人请了过去,老总开出丰厚的条件要史唯聪到博曼跟樊书臣打擂台。另一边,樊书臣个一组的人开会,他们又有新的任务了。本以为这个策划案是一组志在必得,谁知中途杀出博曼,樊书臣只得将一组组长和云云都叫到办公室紧急开会。

  樊书臣开车出去却看到林子渝一身墨迹在马路上跑,于是他停下车问她是什么回事。林子渝着急地说她本来要去见客户,没想到被同事打翻了墨盒,她只能先回家换衣服。樊书臣想到林子渝住得远就主动带她回自己家去处理染了墨迹的衣服,她有些腼腆但是同意了。到了樊书臣家里,林子渝把被墨迹泼了的衣服拿去清洗,接着在樊书臣的帮助下用了烘干机烘干。

  樊书臣连夜做完了新活动的报价送到客户公司跟博曼竞争,第二天一早他就启程过去参加竞标。博曼的人十分高傲,他们对樊书臣所这次博曼志在必得。竞标会结束后,菲林获胜。与此同时,博曼的老总对再一次输给菲林的事很是在意,他只得让手下的人去联系洛宗良。

  一个微信名叫小区物业的人给林子渝发了信息要求复合,她正犹豫的时候,樊书臣忽然过来了。见林子渝优美的身姿,樊书臣怦然心动。朋友四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得知樊书臣竟然有了喜欢的女孩,一时间都八卦起来。史唯聪在李泱泱和纪绚丽的逼问下回忆最近樊书臣的动向,他一下就明白樊书臣喜欢的人是谁。

  樊书臣去找林子渝解释抢走奚梦瑶的事,可林子渝不想听他解释而是说她已经吃过两次教训了,以后樊书臣再也不能抢走她手里的资源。樊书臣拉住林子渝还欲解释,林子渝认定樊书臣出尔反尔,两人刚刚缓和的关系再次跌入低谷。

  郑旗麻烦林子渝帮忙去婚纱店试一下婚纱,因为他未婚妻出国了,可婚纱需要试了再改而,林子渝和未婚妻身材差不多。林子渝答应了,她就跟一组组长去试婚纱,没想到被开车经过的樊书臣看见误会了。回到公司,樊书臣板着脸命郑旗出一份工作总结交上来,郑旗一头雾水,不知道哪里做错了。

趁我们还年轻第6集剧情介绍

  

  在公司,樊书臣郑重其事的告诉月樱和何威上次博曼的竞标价格是635万,比菲林的还低,由此怀疑菲林有博曼卧底,所以自己最后并没有按照商定的价格。何威反问樊书臣是否不信任自己和月樱,樊书臣肯定的说如果不相信他们就不会告诉他们公司有内奸。随后樊书臣询问公司最近是否出现了什么可疑的人,月樱和何威一脸茫然。何威建议三人回去各自好好想一想,然后互通消息。樊书臣要求必须尽快查出内奸,否则恐怕夜长梦多。

  菲林公司当晚聚餐,这时几个漂亮的女孩突然走进包间,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来拉扯樊书臣。弄的樊书臣尴尬不已,落荒而逃。事后他才明白,这一切都是纪绚丽背后捣的鬼。

  纪绚丽晚上下班,意外的发现前男友葛一寒,居然在公司门口等着自己。纪绚丽一团乱,前男友葛一寒一直苦苦追求,让她烦不胜烦。纪绚丽斥责葛一寒别自作多情,两人最好的结局就是永不相见。葛一寒在纪纪绚丽面前倾吐自己的相思之苦,自己抛弃一切就是为了来找她,并称自己不相信纪纪绚丽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纪绚丽心里烦乱。

  樊书臣带着史唯聪夺门而出,躲进了隔壁的包间。史唯聪这才得知樊书臣居然看上的是林子瑜,不由吐槽了一番。另一边,林子渝派对中途去洗手间,没想到厕所被反锁,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樊书臣回到包间,不见林子渝的踪影,得知他被关在了洗手间30分钟,不由心急如焚,直接冲上去一脚踹开了房门。幸好林子渝安然无恙,樊书臣悬着的心这才放下。看到樊书臣为自己焦急,林子渝不禁心中感动。

  李泱泱担心纪绚丽心情不好,就当家里陪她。两人谈论起樊书臣居然喜欢公司女职员不免吐槽一番。派对结束后,樊书臣和林子渝并肩坐在路边,林子渝对于樊书臣挺身救自己表示感谢,随后两人没心没肺的讨论起路边的灯光,相谈甚欢。

  史唯聪来到女友范天天家楼下,准备和她摊牌。没想到居然发现天天居然和一个男的搂搂抱抱,史唯聪愤愤不平上前指责,天天毫不客气地说这是公平竞争,他连一套房子都不愿意送自己,自己更愿意用实实在在的东西来衡量爱情。史唯聪极力辩解,声称自己在做努力,希望天天给自己一次机会。天天抽噎着说自己这么做,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点,这样自己妈妈过得好点。不甘心的史唯聪还想继续劝说,天天却径直扬长而去。

  史唯聪回到家失魂落魄地躺在床上,结果起床的时候,吃惊地发现刚睡醒了的樊书臣也是蓬头垢面,两人不禁相视大笑。次日纪绚丽到公司上班,不料葛一寒再次来到公司门口纠缠,纪绚丽大骂葛一寒让他赶快滚蛋。一辆汽车疾驶而过把他撞倒在地,纪绚丽急忙冲了过去。躺在地上的葛一寒希望纪绚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随后和纪绚丽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向她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伤害她一丝一毫。

  这天,郑旗未婚妻思思突然气势汹汹来到菲林公司,抬手就打了林子渝一巴掌。小郑急忙上去解劝,思思大声的指责郑旗见异思迁,背着自己和林子渝乱搞,并拿出了告密的微信号。郑旗一看发微信的居然是公司同事,就要当面对质,可是大家指来指去,没想到始作俑者竟然是樊书臣。面对大家的目光,樊书臣窘迫的说当天看到林子渝和小郑在试婚纱,气得林子渝就狠狠盯了他一眼。

  林子渝满腹委屈,跑到了公司外,樊书臣急忙追了出去,林子渝一看出来的是樊书臣怒不可遏,斥责他不该三番两次捉弄自己,亏自己还这么信任他。樊书臣一肚子的话要解释,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樊书臣他们四人再次聚会,没想到看到纪绚丽和葛一寒手牵手一起到来。三人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葛一寒信誓旦旦的诉说自己对纪绚丽的感情情比金坚,看他说的真诚,众人这才认可了他,并且转尔为他俩祝福。聚会正在其乐融融,没想到一个大肚子孕妇突然走了过来,冲着葛一寒说自己怀孕了。纪绚丽闻言勃然大怒,抡起挎包把葛一寒打得鼻血长流。葛一寒大呼冤枉,孕妇一解释众人这才得知,只是一场误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