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楼剧情介绍

1-6集

听雪楼第1集剧情介绍

  

  南江区域拜月教盛行,以祭拜月神为名行巫蛊之术,殃祸大众,听雪楼楼主萧逝水诚邀当世武学权威白帝、雪谷以及独行剑客血魔联手奔赴南江,与拜月教大战一场,成果同归于尽,拜月教心有不甘,潜入华夏,听雪楼与拜月教战火纷飞,翻开斩不断的纠葛。

  此刻,血魔舒血薇之女舒靖容仍是一个单纯无忧的小女子,她在父亲的教训下写天灯,仔仔细细地书写着“安全”二字。血魔看得出来,舒靖容必定是怀念母亲了,他便陪着女儿把天灯放飞,但是,天灯却被利箭射下,歪歪扭扭地掉在地上,数不清的飞镖尖刀向血魔和舒靖容涌来。

  血魔使出浑身解数来抵御,与从五湖四海涌来的敌人打得挺烦鬼门关,这时,拜月教教主华莲突如其来,她企图压服血魔倒戈投靠拜月教,与自己一同根除听雪楼,独步江湖。血魔恨恨地用剑指着华莲,最初,便是拜月教杀了自己的妻子,自己怎样可能与仇人为伍?

  说着,血魔便计划跟华莲一决存亡,华莲诡计多端,在血魔身上种下血蛊,血魔登时生不如死,在华莲的控制下红了眼睛。华莲计划控制血魔去杀掉舒靖容,血魔为了维护女儿,只能举起长剑刺死自己,在临死前乞求华莲放过舒靖容一条性命。舒靖容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惨死,她痛不欲生,却无力回天。

  合理华莲要对舒靖容下手时,萧逝水及时赶来救下舒靖容,并且责备华莲心狠手辣。华莲冷笑道,萧逝水口口声声为了江湖大义,实际上却是为了自己的师妹雪纹。华莲冷冷地奉告萧逝水,拜月教从今再无雪纹此人,由于雪纹叛教被判处死刑!萧逝水伤心欲绝,与华莲大战一场却未能捉住她。

  舒靖容掩埋了父亲,她跪在父亲墓前不肯脱离,这时,萧逝水之子萧忆情过来抚慰舒靖容,舒靖容坚持跪着,逐渐体力不支晕倒在萧忆情怀中,而萧忆情自己也旧病复发,原本,他从小就有先天阴寒之症,每次病发都危及生命。刻不容缓,萧忆情被送到师父雪谷寓居的沉沙谷,雪谷找白帝商量对策,白帝非常为难,这先天厥阴最是难治,他也只能试试看。

  舒靖容也一同被送到沉沙谷,当她醒来时,看见白帝学徒青岚站在面前,她很没有安全感,非常紧张地跑出门去,一路来到山崖边。青岚奉告舒靖容,自己不是坏人,可舒靖容无法再信任世上的任何人,她狠下心来跳下山崖,落入碧波之中。

  此刻,白帝等人正在为萧忆情看病,病况安稳后,他们得知血魔惨死,也是唏嘘不已,雪谷爽性提议让白帝收下舒靖容为关门弟子。另一边,青岚悍然不顾跳下水潭,将舒靖容救上岸来,舒靖容艰难地张开双眼,青岚耐性鼓舞舒靖容好好活下去,舒靖容想起父亲临终的容貌,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剑。这时,白帝一路寻来,提出能够让舒靖容留在沉沙谷,可舒靖容仍怀有警戒之心,慌里紧张地跑开了。

  青岚奉告舒靖容,只需入了白帝门下,就没有人敢欺压她。舒靖容得知白帝会教授自己武功,便计划留下来,学成功夫为父报仇。青岚为舒靖容捉了许多萤火虫,青岚的师弟青羽忍不住玩笑道,自己这次才看清师兄的真面目。白帝与舒靖容对话议论收徒时,遽然发现夜空中冥星闪耀,看来,全部与冥星命格交错之人都会陨落,白帝便当即决议只教训舒靖容轻功,不让她参加江湖屠戮,并且给她易名为青冥。

听雪楼第2集剧情介绍

  

  白帝收下舒靖容为学徒,血魔留下的血薇剑也暂时由白帝保管,从此开端,舒靖容就跟着青岚和青羽一同练功。舒靖容有些顾虑萧忆情,她便悄然来到萧忆情床前,感谢他那日抚慰之恩,并且与萧忆情拉钩约好,今后假如再次相见,萧忆情必定要健健康康的。

  比及舒靖容脱离,萧忆情才张开眼睛,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雪谷预备带着萧忆情去地热谷疗伤,学徒南楚也将一路随行。雪谷与白帝依依惜别,白帝知道雪谷给萧忆情传输功力受损不小,特意叮咛他不要再容易动武。

  数年岁月转瞬即逝,少年总算长大成人,此刻的萧忆情现已是翩翩公子,他与南楚回到听雪楼,却发觉听雪楼里似有异动,几个蒙面刺客突如其来。萧忆情不慌不乱,由于他的功夫远在刺客之上。刺客慌不择路往外跑,谁知正好撞在听雪楼楼主麦千城手下,麦千城果断地掐死了刺客,然后慢慢走到萧忆情面前,笑着宽慰他。萧忆情温文地显露笑脸,可麦千城眼里却模糊闪着寒光。

  其实,老楼主萧逝水自从多年前与华莲一战后便一向颓丧,不大理睬听雪楼的业务,而这些年来,听雪楼的业务都是由麦千城打理,麦千城原本是萧逝水最得力的部下,但现在,麦千城一手遮天,俨然成了听雪楼的主人。萧忆情心里了解,自己这次回来,对麦千城来说并不是功德,并且,听雪楼在江湖上的方位大不如前,全部都是万分阴恶。师兄南楚很了解萧忆情的境况,表明不管如何都会陪在萧忆情身边。

  萧忆情去找父亲,可萧逝水还沉浸在损失心爱之人的苦楚中,他每天对着雪纹的画像借酒消愁,颓丧挫折。此刻,华莲在拜月教内风生水起,左护法孤光和右护法清辉对华莲亦步亦趋,华莲得知镇南王世子现已动身前往洛阳,应该住在中书令谢梨洲贵寓,她的心里便开端打小算盘,必定要让拜月教久盛不衰。

  听雪楼护法紫陌来参见萧忆情,称谢梨洲今天嫁女,岂料在迎亲途中,女儿谢冰玉被山匪掳走,所以,谢梨洲期望听雪楼出手相助救下谢冰玉。紫陌还说道,谢梨洲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他行将迎来镇南王世子,所以不想大动干戈救人,这才找上听雪楼。南楚很猎奇,不知紫陌怎样如此凶猛,能把谢家的工作打听得这么具体。紫陌有些为难,由于她便是谢梨洲的五夫人。萧忆情预备应下谢梨洲的恳求。

  另一边,山匪杀了谢冰玉的新婚夫婿,谢冰玉预备自杀殉情,这时,舒靖容赶来救人,可她武功并不高明,幸亏萧忆情与南楚赶到,才成功免除危机。舒靖容得知萧忆情便是听雪楼的少楼主,便立刻想起儿时相识的少年,但是,萧忆情并没有认出舒靖容。

  另一边,镇南王世子在跋涉途中遇到异常,随身女护卫烨火警觉地吹起了笛子,只见竹林颤动,一个帅气的少侠款款而落,烨火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来人是护驾的,此人便是青岚。原本,白帝知道世子此行阴恶,特意让青岚来保驾护航。青岚依照师父的叮咛,让世子别的挑选前往洛阳的道路,师弟青羽则假充世子,去引出拜月教派来的杀手。

  谢梨洲自视狷介,对外声称女儿现已身死,舒靖忍受不住慨叹,世上居然有如此决然的父亲和家规。紫陌把谢冰玉安排好,萧忆情便问询舒靖容是何人,舒靖容没有说出儿时相遇一事,仅仅称自己下山给爸爸妈妈上坟,路遇不平才拔刀相助。

  谢梨洲为了显现自己家门狷介,特意为谢冰玉举办了葬礼,哪怕棺材里的尸首底子不是谢冰玉,他也哭得泪如雨下。谢冰玉戴着面纱站在人群中,她远远看着父亲如此绝情,也是伤心落泪。

听雪楼第3集剧情介绍

  

  谢梨洲哭得老泪纵横,把女儿的牌位摆到祠堂里,他一边烧纸一边自言自语,自己演这么一出戏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期望与冰玉来世再做父女。这时,舒靖容穿戴冰玉的嫁衣现身,萧忆情也款款走来相告,冰玉刚刚就在人群之中。谢梨洲扶着棺材,他惨然一笑,自己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女儿被山贼掳走,名节算是毁了,再也无法回家。

  萧忆情想出策略,能够让冰玉改名换姓,从此再也不回谢家,以保全谢家名声。谢梨洲喜从天降,连连道谢,表明今后会为听雪楼卖力。萧忆情正好提出,期望在护卫镇南王世子的部队中私自安插听雪楼的人马,以确保世子安全。谢梨洲怅然容许,他也期望世子安全无恙,不然这职责谁也担不起。

  萧忆情与舒靖容往外走,舒靖容看见小孩子拿着天灯,不免想起小时候沉痛阅历,她仓促离别萧忆情,快速离去。另一边,麦千城与属下隐秘协商,原本,是麦千城派人掳走谢冰玉的,但没想到被萧忆情横插一脚。麦千城心里有气,决议对萧忆情不留情面。

  谢冰玉暗自垂泪,紫陌多加安慰,冰玉心中不解,当年,紫陌原本深得父亲宠爱,可自己的母亲妒火中烧,悄悄将紫陌卖到青楼,紫陌应该恨自己才对,怎样还施以援手呢?紫陌回想道,当年若不是自己的父亲遭受委屈,自己穷途末路,也不会屈就于谢梨洲,后来嫁入谢家受尽委屈,只要冰玉待自己亲热和顺,所以自己当然记取冰玉的好。

  确实,紫陌被卖入青楼后落魄不已,后来幸亏遇到萧忆情,才投靠听雪楼门下,成为护法。另一边,青岚护卫世子,烨火觉得华夏的医术很高明,便想多学习,青岚容许送给烨火几本医书,让烨火非常快乐。

  萧忆情回到听雪楼,其实,他早就认出了舒靖容的身份,只不过没有说破算了。南楚正在查询变节听雪楼的奸细,信任很快就会有成果,这时,雪谷女儿池小苔冲了出来,这丫头古灵精怪,一门心思想进入听雪楼,萧忆情拿她也真实没方法。

  舒靖容来到爸爸妈妈坟前祭拜,她向九泉之下的爸爸妈妈许诺,会好好活下去。舒靖容心里郁闷,单独一人坐在湖边,萧忆情来到她身边,为她披上大氅,然后悄然脱离。萧忆情查询到,麦千城曾派人给萧逝水下药,正好麦千城此刻来参见萧逝水,萧忆情便对他心情冷酷,并且表明自己已然回到听雪楼,就会处理楼中业务,不用让麦千城操心了。

  麦千城知道萧忆情来者不善,而萧忆情和萧逝水也很清楚麦千城不是什么好人,仅仅现在只要先稳住听雪楼内部,才干从长计议。萧逝水十年前旧疾复发,口吐鲜血,医师诊治后奉告萧忆情,萧逝水不可救药,再难续命。

听雪楼第4集剧情介绍

  

  萧忆情成心要走了麦千城的手下,计划切割他的实力,麦千城恨得牙痒痒,便开端蛊惑人心,表明萧逝水是以权谋私,想把听雪楼变成萧家的产业。世人遭到麦千城的遮盖,纷繁乐意跟从麦千城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池小苔受命去维护世子,紫陌与南楚则处理掉麦千城派来的刺客,咱们各有分工,秩序井然。

  舒靖容预备脱离,特意来向萧忆情道别。萧忆情严厉地表明,今天是听雪楼清理门户的日子,期望舒靖容先行脱离。舒靖容这才知道,原本萧忆情早就认出了自己。这时,麦千城带人杀来,萧忆情赶忙把舒靖容藏好,单独带了一些旧部下与麦千城对立。麦千城早就想谋夺楼主的方位,他与萧忆情翻开一场剧烈厮杀,舒靖容忧虑萧忆情不敌,挺身而出上前维护,可萧忆情武功了得,戋戋几个人底子不是他的对手。

  萧忆情与麦千城打了几个回合,逐渐体力不支,他的身子骨究竟还很衰弱。世人蜂拥而上,齐心协力要除去麦千城,一番打架下来,麦千城束手待毙,他的亲信鬼域则从紫陌手上逃脱了,紫陌看向鬼域的目光很不一般,她是成心放走鬼域的。

  另一边,世子身上被栽培蛊虫导致中毒,青岚刚开端置疑烨火,但世子却很信任她,青岚这才对烨火放下防备。这时,拜月教的幻月笛曲响起,世子头痛欲裂,烨火知道这笛曲在控制世子的心智,她匆促给世子种下另一种蛊虫,以此来反抗笛曲。

  鬼域受伤一败涂地,单独一人在夜色中流落街头,紫陌看见了鬼域的身影,却没有上前抓他。原本,在许多年前,紫陌与鬼域曾有过一面之缘,鬼域为了救一匹老马,甘心被责罚挨揍,让紫陌形象深入。拜月教派人来攻击世子,烨火和青岚拼命维护,世子才没有掳走,不过世子现在中蛊,烨火又受了伤,景象并不达观。

  萧逝水病倒在床,衰弱地复苏顷刻,得知儿子与麦千城大战伤了元气,赶忙把宝藏月魂送到萧忆情身边。月魂尽管能够为萧忆情续命,但究竟能保持到何时,谁也说不准。舒靖容为了照料萧忆情,暂时留在听雪楼,这日,她偶尔与萧逝水相遇,便感恩萧逝水多年前出手相救,自己才没有死在华莲手下。萧逝水自责当年没能救下血魔配偶,舒靖容黯然神伤,可逝者已逝,多说无用。

  舒靖容为萧忆情送药,她很忧虑萧忆情的身体,两人相谈甚欢,舒靖容有些惋惜的是,自己没能从白帝那里学到凶猛的武功,却是萧忆情刀法精深。另一边,青岚带着世子和烨火一路前行赶往洛阳,烨火身中毒针,全部只能全赖青岚。青岚计划带着二人去沉沙谷,找师父解毒除蛊,可烨火好像有些忌讳。

听雪楼第5集剧情介绍

  

  华莲得知自己派去的人手都被青岚灭掉了,无一生还,不由慨叹白帝的学徒确实有些本事。华莲还接到音讯,萧忆情正预备从头整理听雪楼,他对世子一行尤为上心,看来,拜月教接下来的举动必需要细致,不能出半点过失。华莲计划建立拜月教大祭司,寻求左护法孤光的主张,孤光说了些阿谀华莲的话,觉得华莲兼任大祭司实至名归,令华莲很是快乐。

  萧忆情来到神兵阁找父亲,萧逝水将暗格钥匙交给儿子,并且一再叮咛,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翻开暗格内的书本。萧忆情知道暗格内是母亲雪纹当年从拜月教带回的秘籍。萧逝水点点头,自己最初与雪纹相知相爱,带着她逃离拜月教,从此便被一路追杀,流离失所,后来,雪纹为了让老公和儿子过上平稳的日子,只好单独一人返回拜月教,成果惨遭杀害。

  萧逝水叹了口气,雪纹虽说是华莲的师妹,但华莲对待雪纹却愈加狠辣,自己最初就算联合血魔、白帝、雪谷也无法攻入拜月教的月宫,不能救下妻子。萧忆情与父亲谈了往事,心中慨叹,他走出门去,却看见舒靖容端着药在等候。舒靖容难忘年少时萧忆情的相助之情,毫不勉强留下来照料他。萧忆情的心情仅仅淡淡的,接过药罐一饮而尽。

  鬼域意外遇到紫陌,他挥刀相向,紫陌却波澜不惊,说出鬼域曾去钱家货台寻仇一事,尽管杀了钱家十七口男丁,却放了一些老弱病儒,后来还常常送去银两救助,这究竟是屠戮仍是慈善呢?鬼域瞪着紫陌,他以为钱家从来恃强凌弱,欺压大众,还杀了自己心爱的老马,所以自己不过是替天行道,但考虑到钱家家眷无辜,这才放过她们。

  鬼域说完话,便计划与紫陌决一死战,可紫陌却没计划着手,她还奉告鬼域,终有一日,鬼域会知晓什么才是真实的正义。青岚带着烨火和世子来到沉沙谷,让他们蒙上眼睛,跟从自己进入沉沙谷,烨火目光飘忽不定,但仍是戴上了眼罩。

  麦千城被关了起来,萧逝水责问他为何要变节,麦千城气恼地说道,自己为听雪楼卖力,却没有得到什么优点,所以,自己才跟拜月教勾通,意图便是向天下人证明,自己与萧逝水相同能成为英雄豪杰。萧逝水气得口吐鲜血,麦千城见他病重,便趁机上前突击,将萧逝水打得无法动弹,然后溜之大吉。麦千城并不知道,自己刚刚突击的其实是假萧逝水。

  萧忆情与舒靖容唠嗑,他照实相告,不管麦千城反与不反,听雪楼都会灭了麦千城手里的天理睬。另一边,白帝发现世子中的蛊毒非常稀有,假如再找不出救治的方法,性命堪忧。这时,烨火提出主张,能够把世子的毒素转移到自己身上。青岚站出来对立,假如这么做等于是一命换一命,并且白帝会消耗许多内力,非常阴恶。

  池小苔受命维护世子,却不知道自己所维护的人其实是青羽,她在偶尔之间发现青羽跟舒靖容碰头,这才知道自己维护的人是个冒牌货,忍不住大发脾气。另一边,拜月教的人悄悄翻开了通往沉沙谷的机关,潜入了沉沙谷。

听雪楼第6集剧情介绍

  

  青岚与烨火谈天说地,他的言语间总是说到小师妹,令烨火有些吃醋。这时,山沟中遽然传来异动,青岚赶忙飞身曩昔,发现拜月教弟子的尸身躺了一地。白帝此刻也赶来,他神色严厉,没想到拜月教居然能找到沉沙谷的进口,还一路寻到密室里,假如不是密室机关了得,后果不堪设想。

  麦千城自以为杀了萧逝水,便去向华莲邀功。华莲却奉告他,萧忆情昨日发现了拜月教在洛阳郊外的暗哨,连窝端掉,听说暗哨方位是麦千城所泄漏的。麦千城心惊胆战,连喊委屈,可华莲以为麦千城便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今后不免不会出卖拜月教。华莲一不做二不休,爽性杀了麦千城,永绝后患。

  萧逝水与萧忆情谈心,他总算发现是自己的忽略,才导致麦千城造反。现在,听雪楼全部的重担都压在萧忆情身上,萧忆情慎重向父亲确保,会不忘父亲嘱托,与拜月教势不两立。另一边,白帝运功将世子体内的蛊虫传到烨火身体里,以此确保世子性命无虞。烨火的脸色苦楚苍白,但仍然咬牙坚持着。

  萧逝水计划喝下宁神汤,这汤剂能够使人功力大增,但两个时辰后药效散失,反噬之力更甚,可萧逝水心意已决,他要尽全部可能为儿子打扫妨碍,也算是补偿自己这十年来的颓丧无为。没过多久,听雪楼里乱成一片,天理睬与听雪楼的人打得没法解开,尸横遍野。

  紫陌上前劝止鬼域,麦千城无影无踪,天理睬群龙无首,又何须苦苦支撑呢?可鬼域被麦千城所遮盖,还以为天理睬是除暴安良的好安排,坚持为其卖力,乃至要以死明志。萧忆情打掉了鬼域手中的剑,慨叹天理睬居然有如此忠烈之人。

  这时属下来报萧忆情,称萧逝水和拜月教主都进入密室了,萧忆情赶忙前往密室,舒靖容紧随其后。萧忆情无法翻开密室的门,他用长剑乱砍,但毫无用处,还引发旧疾,幸亏舒靖容为他传送极阳的内力。此刻,萧逝水预备在密室里与华莲决一死战,华莲心有不甘,想最初分明是自己先遇见萧逝水,可萧逝水却爱上了师妹雪纹,这让人如何能忍。

  萧逝水冷冷说道,华莲杀人如麻,无情无义,怎样懂得什么是爱。华莲阴恶地笑了,她奉告萧逝水,雪纹其实没有死,一向在拜月教的圣湖底遭受痛苦,而萧忆情之所以从小体弱多病,也是拜自己所赐。萧逝水心情激动,挥剑相向,可麦千城却遽然冲了出来,原本,麦千城并没有死,而是中了华莲的蛊,成为一个傀儡。

  萧逝水与成为傀儡的麦千城打架起来,他逐渐体力不支,华莲控制着麦千城,一剑穿透了萧逝水的胸膛。这时,萧忆情和南楚才炸开了密室的石头门,他看见父亲惨状,忍不住红了眼,挥剑杀了麦千城。华莲见状况不妙,赶忙夺路而逃。就这样,萧逝水身亡,萧忆情总算认识到,自己只要强壮实力,称雄武林,才干为父亲报仇,让江湖和平。

  白帝与雪谷前来吊唁,萧忆情以为华莲的意图阴恶,沉沙谷也应多加防备。萧忆情跪在父亲牌位前,南楚为他披上大氅,萧忆情神色落寞,天理睬尽管被歼灭,但听雪楼也是摇摇欲坠,自己有必要赶快拔除麦千城留下的剩余实力。

网络微评